鲷鱼烧🍓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与鼓励!!
缭!乱!虹!咲!A!A!O!( ˉ͈̀꒳ˉ͈́ )✧

烫裤裤のA!A!O!



审核君,你是被创到了所以不敢发对吗🌚💢

赤老师请停止你的炼/铜行为


小短漫《喝醉》

调查

☆秀零时期

★无脑甜文


“那么,请允许我向降谷先生提一些问题。”

白衣男子对着降谷露出职业笑容,同时单手调试着圆珠笔,有规律地按出‘哒,哒,哒’的声音,在寂静空旷的询问室中又增添了几分紧张气氛。


“您放心,我会全部如实回答的。”降谷保证道。

作为一名公安,弄虚作假是最不可饶恕的罪行之一,更何况现在,被调查发现是密接的情况下,整个国家的命运就掌握在他的手中,稍有不慎,就会导致无法想象的结果…至少降谷是这么认为的。


“好的,希望您能说到做到。”白衣男子翻着记录本,用着平淡的语气问,“第一个问题,您的家人是?”


降谷顿了顿,他没想到一上来就被一个小小的问题破防了。


何为‘家人’?家人即是一个家庭里的人,不分血缘。

曾经的降谷零,从小缺爱,被人们排斥,于是便一个人负重前行,早已习惯了孤独与寂寞。

以前的他怎么都不会想不到,如今他有了家,有了家人,有了能包容他,爱着他的人。为此,他感激不尽,想要报答他们,而他们却不求回报,耐心告诉降谷家人之间是没有利益关系的,做自己就好。


瞬间说不清的情感化作为蕴含着细水长流的语言:“我的家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家人!妈妈是赤井玛丽,父亲是赤井务武,世良真纯是我的小姑,羽田秀吉是我的小叔,他的妻子是宫本由美。”降谷停顿了一下,接着稍低下头,略微红着脸轻声说道:


“我的爱人是,赤井秀一”


……


时间飞逝,白衣男子与降谷两人在白色单调的房间里你一问我一答,男子的记录本上写了密密麻麻的小字,犹如群蚁排衙,降谷也说的越来越起劲,一五一十详细输出大波大波的信息,连经验丰富的白衣男子都记不过来了


“降谷先生,现在是最后一个问题了。您昨晚有去过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说话期间白衣男子甩甩手试图放松一下


降谷愣住了:昨天晚上…赤井死不听劝,又是花言巧语又是不停撩拨地带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去情侣酒店开了套房,然后……等一下!这种羞耻的事情真的能说出去吗?对方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淫乱…之类的?


“那个…这个问题很重要吗?”降谷试图逃过一劫。“是的,降谷先生,我们要确保您和其他公民的安全。”


‘滴答,滴答’…在静寂的封闭环境中,即使是那么小声的节奏,也会让人感到着急


话已至此,总要说些什么吧…何况自己还保证过绝不会撒谎的


“昨天晚上……赤井和我去了米花大旅馆……”降谷羞红了脸,尽管空气中充满了尴尬,但至少说出去了,是个好的发展


“那你们做了什么?”男子又问


降谷不禁感叹,孤男寡男的,都说到去旅馆了,还不知道是干什么吗!你怎么脸不红心不跳的啊?!不,心至少还是跳的了…


“嘛…做了什么……”降谷一想到昨晚的事情,耳根都不自觉地红了起来。想说是去睡觉的,但是这种强烈的背德感让他难以启齿。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这间询问室里听的格外清晰


“我们只是想调查一下,没事的,降谷先生,大胆地说出来吧!”白衣男子好似看出了降谷的不便,安慰着说


见男子都这么说了,降谷决定豁出去了


“我们昨晚…在……”降谷似于下了决心,不顾羞耻大声说出来


“是在情感交流而已!!”


于是乎,现在压力来到了白衣男子这边


第二天,赤井帮自家害羞得不愿见人的恋人拿报告,眼睛扫过白纸黑字时被一小段文字吸引了注意力,上面写着:


“进行睡衣派对”


完